国庆长假回家当小孩儿

今天国庆节回老家去了,还记得上一次国庆节回家还是在大一的时候,那时候一个人去大学报道,在郑州陇海站被小偷把整个钱包都偷走了,里边放着一两千的现金、银行卡以及身份证,没办法只好等国庆回家办一张新的身份证。因为这件事也让我长了不少记性。

  • 不要在钱包带太多现金,平常只用带够可以应急用的就够了
  • 在人多嘈杂的环境下,要时刻注意自己的东西
  • 农历七月十五这一天,最好就在家呆着别乱跑,因为这一天是我们家的「倒霉日」(我爸定的)

其实本来是打算骑着山地车回去的,为此也准备了回去需要的东西,奈何天不如人愿,看着天气预报里连着几天的下雨天气还是打了退堂鼓,心里还想着下雨还骑车回去那不是纯纯的傻帽吗,于是就买了张高铁票打算做高铁回家。之前几次回家都是坐的拼车回家,因为可以直接给送到家门口,可以省下路途周转的功夫,但是人家只管接送郑州三环以内的,我现在住的远,也不想坐地铁去三环内,想想还是算了。

出发这天在郑州已经下了好几场雨了,所以气温比较温和湿润,虽然看着天气预报说是要降温,也象征性的带了一件卫衣,以为这一件就差不多可以了。谁想着刚回来这一天老家比郑州高好几度,在外边站着都一直冒汗,他妈的第二天温度骤降十五度,给人都要冻傻了都,于是便问我弟弟要了一件厚一点的外套穿。现在他很多衣服在很久以前都是我的,哈哈哈因为我弟弟很多衣服都是我穿不上淘汰下来的,我妈还说为此省了不少钱呢,笑死我了。

我弟弟,07年的小伙子,与我相差11岁11天,今年已经读初三了。过年见他的时候,感觉还是个小矮子,这次回来都快一米七了,而且说话的嗓音也变的很粗很浑厚,再也不是那种一听他说话就知道他是个小孩的那种稚气未脱的感觉,一下子感觉他好像长大了,我也不能再把他当小孩了。他学习挺好的,至少要比他这个哥要强多了,这就是所谓了「老二必定比老大强」吗?

虽说考试成绩挺好,但是有个毛病,就是字写的太差,不仔细看都看不懂,我爸也经常拿这个说教他,「字写成这样成绩能上去吗」、「字写的跟狗之叉一样」、「跟你哥学学,你哥的字可写的比你工整多了」(实话,没毛病)等等。为此我跟他说了我当初是怎么怎么坚持练字的,他说他知道,他在一个补习班的时候,听他班主任的说过了。这个老师就是我初二的班主任,在其他同学都放弃练字的时候我仍然在坚持练习,以至于她对我刮目相看。可是后来啊,唉……

说来也奇怪,我没怎么在他身上看见叛逆的影子,或许是我不经常在家,或许是我那时候太叛逆以至于我以为大家都那样,真的要比我那时候懂事多了,真好。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我面前不敢放肆,懂得都懂,血脉压制。

我还把我的卡西欧G-Shock头文字D周杰伦同款小方块手表送给我弟弟了,毕竟读中三了,有个手表对时间的管理也会好点。而且他也快生日了,我也想过这就当是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了,虽然说不是新的,不过这都是家人们,怎么会介意呢,哈哈哈,而且也是真的家人们。

这次回家也见到了爸妈,他俩还是老样子,我爸来来回回唠叨那几句话,「要注意身体,多休息,少熬夜」,「学着自己做饭,别经常点外卖」,「多锻炼,没事出去走走,别没事一直待屋里」等等,听的耳朵都要出茧子了。我妈则是老跟我唠他干啥了干啥了,衣服收拾的多好,做的被子多厚实多暖和等等,还说着「看你妈厉害吧,看看你爸,懒的跟呢啥一样」,哈哈哈可爱。这次回去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似乎是放的太开了,说话老带个「求」字,就是那个「去求」的「求」,我们那叫「说话带把儿」,于是便经常有了如下对话:

「你要是再不好好说话,信不信我揍你」

「你说话不是也老骂人吗?,你咋还好意思说我」

「那咱俩就谁也别说脏话了,害,这娃」

「……」

我妈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,家里生活上的事情都是我妈一手操劳的,性格也比较大大咧咧,有些事情也是我妈主事。因为很多东西都不舍得扔,导致家里有些地方堆满了旧的衣物啥的,每次回去都要跟她说把这些不用的东西都扔了得了,她就嚷嚷我,让我一边去……。我爸也说不过我妈,不过我现在发现我爸已经被我妈带的同化了,这就导致我奶现在对他俩意见都挺大的。

「让你爸把东西收拾收拾,就是不收拾,犟的跟驴一样,你回来了可跟你爸说说」

「跟他说了,我哪能说的动,你比他还大一级都说不动,何况我这还比他小一级」

「真服了这人,***」

回家待了三天,看着天气老是下雨,再加上感觉再待下去就该要烦我了,我就提前回郑州了。

这次回来感触最深的就是晚上一家人围着一个桌子吃晚饭的时候,说说笑笑,放下了所有在外饭局上的心思,就好像一个年龄稍大的小孩,放松且自然。

我平常不怎么爱回家,或许是野惯了,或许是回家有压力,又或许是嫌麻烦,理由可以找很多很多。

不过这次回去感觉还挺好的,或许是掌握了一个技能。

一个耳朵进,一个耳朵出。


← 上岸第一剑,先斩意中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