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题

今天早上梦到了妈妈,大概是在一个学校,大概就是她让我的朋友帮她讲解一个她不懂也不会玩的智能设备,其他的细节记不清楚了。

不知道为啥会做这种梦,大概是我的潜意识里会觉得在她这个年龄,已经变得很难接受这种新兴的事物了,而且她的确也是这样儿的。

今天的腰也不舒服,似乎比昨天还更严重一点,可能是昨天晚上打游戏坐的太久了?

而且下午睡觉的时候又盗汗,我真是服了。

除了生病的时候,以前这二十多年,啥时候睡觉盗过汗,操!

我真不想承认自己虚了。


← 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