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我绑架

晚上做了一场似乎荒诞又真实的梦。

在一栋正在修建的写字楼里,电梯已经布置好了并可以正常使用。我和一群人在电梯里缓缓上行,突然电梯门开了,应该是中途有人乘坐。然而电梯门打开之后,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位老太太因为脚卡到破碎的一块墙体里边,不停的往外拔,旁边的老伴也一直在帮他用力,只是因为年纪大了,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。

我看到这一幕,立即就往电梯外走,同时跟电梯里的人说:“咱们去帮帮她吧,那个墙估计很沉,我们一起帮帮她...…”,同时又用手按着点击的闸门,防止它自动关上。

可是任凭我怎么说,那些人好像听不到我说话一样,面无表情。僵持了好长一会,终于有一个人动了,本以为那人是要和我一起,哪知道那人就往前走了一步,推开了我的手,紧接着他按了一下关门键,电梯门缓缓关上,只剩我一个人在电梯外边。

由于受到一些新闻影响,心里不自觉的有一些警惕性,觉得我应该拿手机拍下来整个过程,这样以防万一也好有个证据。可是就我一个人,一只手拿着手机的话,另外一只手就没办法抬起来那水泥墙。

纠结无奈之下,觉得就把手机递给那老大爷,让他拿着手机拍,递过去之后心里也突然愧疚自己怎么能这么看人家,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坏人。

由于是实打实的水泥墙,抬的过程是真费力且焦急。以至于没有心思保持自己的警惕。快要抬过去的时候,那大爷突然跟我说:“手机锁屏了,密码多少,要解开才能继续拍”。我这时正一心思抬东西,完全没有想太多,就把密码告诉他了。后来想想自己真蠢。

过了一会,我终于把那老太太的腿拔出来,气喘吁吁的问那大爷要手机的时候,那大爷却说:“你问我要什么手机,我没见你的手机。

”你手机拿的就是我的啊,刚才我让你帮我拍着视频“

”这是我的啊,怎么会是你的,是你的你能解开吗“

说完那大爷就把手机递给我,让我看看能不能解锁,我输入我的密码,发现已经不能解锁,人脸识别也不能用了,这时我才意识到,我刚告诉那大爷手机密码之后,手机密码已经被那大爷给改了。

于此同时,那老太太也在拿手机拍着我,说到:

”不行吧,不行就赶紧还给我们,你不还我就要报警了,我这可是录着像呢“

脑子里血气上涌,感觉要被气死了,心里骂着:”操他妈的,这是被坑了啊“,可是我还是想着先好好聊,就语气平稳但还是略带一点急躁的问他们要,让他们还给我。

突然,闹钟响了,突然把我从梦境中扯回到现实,可是我心里还是觉得很不爽,就赶紧把闹钟关了,试图再次进入这个梦里,我势必要把我的手机夺回来,我咽不下这口气!

可惜,续梦失败!

躺在床上的我回想着这场的梦,长舒一口气,感叹这还好只是场梦。

假如这不是梦,我又会不会后悔自己一个人走出电梯。

以前在微博上看到一个博主的视频,他们会组织演员去街头扮演一些弱势群体,看看路人的反应。比如腿脚不利索的大爷过马路,拐卖儿童的贩子等等,视频中总是会有热情的人愿意仗义相助。

我看的时候我就在想,假如我真的遇到这种情况,我是否会像他们一样,仗义相助呢?

从小接受的教育告诉我们,应该是要这么做的。


← 7.20暴雨日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