虚惊一场

今天中午去医院拿了周末拍的片子,一张腰椎磁共振的,另外一张腰椎DR数字化影摄影的,回家之后对着光在屋子里看了看,想着看能不能验证一下自己这几天在抖音上学的东西。然并卵,啥也看不懂,得出的结论就是,研究的时间被我浪费了,另外我的屁股确实是挺翘的🌚

为啥会突然去医院拍片子,那当然不是“闲的,我就是玩”了,是突然在国庆放假之前,腰部顺带着坐骨神经那一块一直疼,除非躺床上才会好点,虽然还远没有达到没法走路没法工作的那种程度,但还是挺折磨人的,也挺影响工作的,没办法,只好去医院让医生给看看了。

在去医院之前,其实已经疼了将近半个多月,期间也在网上根据自己的症状查查到底是咋回事,于是乎在网上输入检索词:腰疼、屁股疼、坐久了就疼、站久了也疼、右腿有点不舒服。得到结果:腰椎间盘突出,刚开始看到是腰椎间盘突出的时候,心里有好多只草泥马奔腾而过,心里想着还挺年轻的,咋突然腰突了,我尼玛,我真是服辣。

我不甘心,我使劲地寻找差不多症状但不是腰突的人,哪怕是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,我也要试试。还是然并卵,穿着白大褂的个个都在说这是腰椎间盘突出的典型症状。一种植物,牛爱吃!羊也爱吃!

前有“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”,后有“小伙打工没两年患上腰突”,这就是我,不一样的烟火。

抱怨归抱怨,还是要积极面对的,而且这毛病疼起也只是一段时间,只要注意得好,往后指不定就不会再疼了。另外在网上看到得腰突的也有不少比我还年轻的,就会觉得自己现在就算是腰突了,对于人们经常说的那句“这么年轻就得这病”,心里也会稍微好受一点,虽然这有点不太礼貌,不过他们不知道应该也没事吧哈哈。

我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…

然后在网上挂了骨科教授的号,时间也选在了周六上午,工作日还要上班,就只好周末去了。

这次看病总共挂了两次号,第一次老早就过去了,不晓得为啥医生一直没问诊,到大概十点才开始问诊,到我的时候都快十一点了。进去之后医生示意我做凳子上。

「怎么回事呀?」

「腰有点疼」

「怎么个疼法?什么时间疼?」

「坐久了站久了就疼,就挨着屁股那一块疼,晚上睡一觉就好了,第二天坐久了还是那样」

完事就不再问我了,让他的助手给我开了两张单子,就是腰椎磁共振和腰椎数字化摄影的检查单,然后就让我走了,我做那个凳子都还没暖热!!

第一天就拍了个腰椎数字化摄影,磁共振去登记的时候人说要排到晚上八点了,我说算了,我明天再来吧。第二天六点半的闹钟,一大早跑过去给腰椎磁共振拍了,然后看时间还早就顺便挂了个号,等呀等,等呀等,又是快十一点。

「哪里不舒服呀?」

「腰有点疼,这两天拍了两张片子,听他们说您在电脑上就可以看到」

「……」

「问题不大」

「嗯???!我这坐骨神经坐那就疼啊」

「可不是嘛,坐的时间久了肌肉负荷久了就会疼」

「我这腰后面感觉跟肿了一样,酸胀酸胀的」

「累的了」

「我这右腿脚后跟那跟抽筋了一样不舒服」

「问题不大,给你开点药吧」

「呃,好吧」

出来之后还挺懵逼的,本来都已经做好了腰突的准备的,而且在等候的时间我还在想着要是让我做手术的话,我一定要拒绝,我又没多大事,能跑能跳的,做毛线手术。而且还告诉自己一定要乐观,没多大事的……

去拿药的路上心理状态已经发生了变化,从之前的“没事的,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腰突,人生还长着呢,没事的,没事的…”,再到后来的 “老子这么年轻,咋可能腰突呢,草!”,美滋滋的拿着药,骑着小电驴,已经忘记自己其实还得吃药,还是个病号了。

所以啊,人还是要乐观点,在事情的定论还没出来之前,不要自己妄下结论,就像我给我自己诊断出来腰突的那样,真沙雕!

第一次拍这么露骨的照片,留存一下。

image-20231017090945078

image-20231017091019984

image-20231017091119811

image-20231017091140292


← 我那要中考的弟弟